對某校引進諾貝爾獎得主的意見

中國時間2020年4月17和18日,較多中文媒體(和少量英文、法文媒體)報道發現艾滋病毒的法國科學傢、2008年諾貝爾生理或醫學獎獲得者呂克 蒙塔尼耶(Luc Montagnier)公開聲稱新冠病毒含艾滋病毒的核酸序列,新冠病毒傳播是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所泄漏所致,他還有一句話“中國實驗室受到來自美國的重大的資金,甚至可能是技術援助”。這樣他既指責瞭中國武漢病毒所、也指控瞭美國。

以蒙塔尼耶是諾獎得主的身份,不僅是病毒學專傢而且是病毒學頂尖學者,聲稱新冠病毒的來源和新冠病毒含艾滋病毒的核酸序列,有很強的欺騙性。

新冠病毒不含艾滋病毒的序列,已經有很多科學傢公開說明瞭。

蒙塔尼耶還有一個頭銜,他曾經任上海交通大學講席教授。他說“我有許多中國朋友,疫情爆發之前幾周就在中國”這句話可能沒有錯。

但是,他沒有坦白他已經被法國和世界科學界所嚴厲批評,他已經喪失基本標準,從事偽科學多年。

他也不一定知道,在中國有嚴厲批評他、批評上海引進他的一些科學傢。

2010年,上海交通大學提議引進蒙塔尼耶,而且希望國傢支持引進(包括出資逾三億)。

國傢有兩輪評審,第一輪是中國生物醫學的院士組成的委員會,意見是同意。

但國傢主管部門並不總是認為中國水平、判斷力、可信度最高的就在中國科學院生物醫學部或中國工程院醫藥衛生學部,所以有第二輪國傢層面的評審。

2011年2月16日,我的評審意見摘要如下(邀請我們參加評審的機構,沒有說我們自己需要保密自己的意見):

“一、對上海交通大學引進呂克•蒙塔尼教授的綜合意見

近年來,我國科研經費增加,對於建設我國科研梯隊,加強創新,是極好的機遇。

我們應該積極引進國際一流人才。但是,我們引進人才時必須嚴謹,按照科學規律,一切為瞭推動科學實際的發展。

從國內機構的角度,不能做花花動作,從國際角度,我們不能讓機會主義分子鉆空子,對我國經費不負責任。

法國科學傢蒙塔尼曾經在發現HIV病毒方面,做出開創性工作,為人類做出瞭巨大貢獻,這也是他獲得諾貝爾獎的原因。

但是,科學界對他的共識是:最近這些年,他如果不是在做偽科學的話,也可以說是已經滑到偽科學的邊緣。

科學史上,不是第一次出現這樣可悲的情況(著名科學傢墮入偽科學)。

上海交大引進他,是不夠負責的行為。

……

中國當然可以創新,交大當然可以支持新生事物,但交大首先必須有能力證明交大認為蒙塔尼為什麼不是偽科學,而不能用諾貝爾獎蒙國傢。

引進蒙塔尼可能讓交大成為國際笑料,甚至讓中國蒙羞,以為我中華無人能識低能。

我們應該可以大膽支持嚴謹的創新人才,但不能支持偽科學。

交大在此過程中,很不慎重,而且向媒體宣傳自己引進瞭諾貝爾獎獲得者,把失誤作為光榮,引起國內外懂行者的反感,已經造成一定的不良影響。我們應該避免擴大,而考慮采取措施,挽回影響。”

“二、對國傢重點支持上海交通大學引進呂克•蒙塔尼教授的意見

上海交大有引進人才的自主權。是否成為國際笑話,責任應該交大承擔。但是,國傢不能支持,避免國傢經費浪費,避免國傢蒙羞。

交大提出“蒙塔尼生物醫學研究中心”將“組建一支由6-10名首席科學傢和30名左右的研究人員組成的研究團隊”。但其所列的主要科學傢,有幾種問題:

第一…第二…第三…第四…

如果交大是以蒙塔尼為旗幟,申請經費支持全時到位的…等教授,此種將專業很不同的人拉郎配到一個中心不對。這個中心並非交叉學科中心,而是以艾滋病為核心的中心(“爭取幾年內成為國際知名的病毒(特別是HIV)研究的一流科研機構”),不能什麼人都湊進去合作,他們不可能參加做艾滋病。如果他們參加,他們的專業背景不夠強,不能支持。他們做自己的專業才是正路。

國傢應該一分錢都不能投入這種不負責任的項目。

國傢可能應該考慮對交大出現如此重大失誤追究責任:1,要麼交大領導確實不懂,而且很不懂,也不知道咨詢專傢,出現失誤,就是無能的失誤,2要麼是交大領導知道蒙塔尼學術最近不行,但還企圖蒙國傢,那麼就是蒙騙國傢的失誤。兩種失誤,必居其一。

專傢簽字:饒毅

填表日期:2011 年 2 月 16  日

2011年,國傢接受瞭我們第二批評審的意見,沒有對蒙塔尼耶的“引進”提供任何支持(從名義到資金)。

但上海交通大學繼續“引進”瞭這位那時已經不靠譜的人。也許可能以為就像新冠病毒期間哄擁而上的假藥,以為沒有關系。實際上,假的就是假的,就很可能會有副作用,隻是時間場合的問題。

對某校引進諾貝爾獎得主的意見 對某校引進諾貝爾獎得主的意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