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諾獎得主稱新冠病毒為人造,饒毅稱其“有很強的欺騙性”,長期從事偽科學,已經喪失基本標準

新冠病毒來源問題再起波瀾。

1 月 31 日,印度理工學院德裡分校的研究人員在生物預印本 BioRxiv 發表論文稱新冠病毒特有基因插入片段跟HIV很像,不太像自然進化而來。作者聲稱,在新冠病毒的S蛋白(刺突蛋白)中發現瞭 4 個插入片段,這 4 個片段是新冠病毒所獨有的,其他冠狀病毒中沒有這些插入片段。所有的 4 個插入片段中的氨基酸殘基均與人類免疫缺陷病毒 1 型(HIV-1)的復制蛋白 gp120 或 Gag 中的氨基酸殘基具有相同性或相似性。

法國諾獎得主稱新冠病毒為人造,饒毅稱其“有很強的欺騙性”,長期從事偽科學,已經喪失基本標準

法國諾獎得主稱新冠病毒為人造,饒毅稱其“有很強的欺騙性”,長期從事偽科學,已經喪失基本標準

但該結論遭到科學界的一致反對,作者也已撤回該論文。

然而,當地時間 16 日,法國著名病毒學專傢,因發現艾滋病毒(HIV-1)而獲得 2008 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的呂克·蒙塔尼耶(Luc Montagnier) 教授在接受法國的一個醫學專業媒體采訪時表示:他們用數學模式對病毒基因研究得出的結果,確認瞭之前印度學者提出的新冠病毒帶有艾滋病基因的發現。新冠病毒應是武漢實驗室“研制艾滋病疫苗的意外產物”。蒙坦耶所指實驗室為武漢 P4 實驗室。

法國諾獎得主稱新冠病毒為人造,饒毅稱其“有很強的欺騙性”,長期從事偽科學,已經喪失基本標準

隨即,蒙坦耶遭到法國多位科學傢的駁斥,其中就包括瞭蒙坦耶在艾滋病研究領域的前同事 Simon Wain Hobson 教授。

據路透社報道,法國總統府時隔一天後(17 日)也對蒙坦耶的說法進行瞭駁斥。法國總統馬克龍辦公室一名官員說:“我們在此厘清,迄今為止,沒有事實證據可證實新型冠狀病毒源頭與中國武漢 P4 實驗室的研究工作有關聯。”廣泛的科學共識認為,新型冠狀病毒,即 SARS-CoV-2,源於蝙蝠。

此外,在白宮 17 日舉行的疫情例行記者會上,美國頂級傳染病學傢福奇也否認瞭上述猜測。他表示,這種冠狀病毒極有可能是自然地從動物傳給人類的。

法國諾獎得主稱新冠病毒為人造,饒毅稱其“有很強的欺騙性”,長期從事偽科學,已經喪失基本標準

2020 年 4 月 18 日,首都醫科大學校長、著名生物學傢饒毅教授在其個人微信公眾號饒議科學撰文《對某校引進諾貝爾獎得主的意見》指出:

以蒙塔尼耶是諾獎得主的身份,不僅是病毒學專傢而且是病毒學頂尖學者,聲稱新冠病毒的來源和新冠病毒含艾滋病毒的核酸序列,有很強的欺騙性。新冠病毒不含艾滋病毒的序列,已經有很多科學傢公開說明瞭。蒙塔尼耶還有一個頭銜,他曾經任上海交通大學講席教授。他說“我有許多中國朋友,疫情爆發之前幾周就在中國”這句話可能沒有錯。但是,他沒有坦白他已經被法國和世界科學界所嚴厲批評,他已經喪失基本標準,從事偽科學多年

法國諾獎得主稱新冠病毒為人造,饒毅稱其“有很強的欺騙性”,長期從事偽科學,已經喪失基本標準

以下是呂克·蒙塔尼耶相關訪談的文字記錄:

記者:呂克·蒙塔尼耶教授,您好,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的編譯要比艾滋病毒的基因序列編譯迅速得多,但是,您認為這一編譯工作還不夠全面?

呂克·蒙塔尼耶:武漢實驗室研究冠狀病毒已經多年,是這方面的專傢。這就促使我對這個病毒的基因序列進行瞭更加深入的研究,不僅由我個人,還有我的同事數學傢 Jean Claude Perrez 共同進行,他將數學運用於生物基因序列的研究。他對基因序列的所有部分都進行瞭研究,我們並不是最早發現新冠病毒中有艾滋病毒基因序列的,之前印度學者 也發現新冠病毒的基因組中含有別的病毒的序列,對我來說,這別的病毒就是艾滋病病毒,但是,他們的文章在正式發表之前被迫撤回,因為他們受到太大的壓力。但是,科學的真相總會大白於天下。

記者:我們可以理解在新冠病毒中發現艾滋病毒的基因序列會使您很吃驚,但是,這是否有可能是基因自然突變的結果,比如說,一個艾滋病患者感染上瞭新冠病毒之後所產生的結果?

呂克·蒙塔尼耶:不,人體不可能如此直接地影響病毒基因,要在病毒基因中插入新的蛋白必須通過實驗室,這在幾年前還比較困難,但是今天已經十分容易。

記者:對您來說自然病毒的說法是不可信的,一定是人為操作的結果?

呂克·蒙塔尼耶:對,這個病毒是根據一個來自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制作的,之後,可能是無意中泄漏到實驗室外。所謂來自海鮮市場的說法隻是一個傳說而已。

記者:制造這一人為病毒的目的是什麼呢?是制造一個生化武器還是研制預防艾滋病毒的疫苗呢?

呂克·蒙塔尼耶:我認為研制疫苗是最理性的解釋,使用一個不會致病的冠狀病毒作為載體,來承載抗基因的艾滋病毒的分子,以此培植預防艾滋病的疫苗。

記者:這是一個悲慘的澆花的人自己被水澆濕瞭的故事。

呂克·蒙塔尼耶:對,這是一個學巫術的學徒所犯的錯誤,分子生物學可以作許多實驗,但是,我們忘記瞭自然並不能夠接受所有的實驗,有一些必須遵守的規則,如果自然難以接受的話,就會對我們做出回應,這就是目前正在發生的事。人體正在自然地拋棄一些病毒中人為的部分,這一點我們從病毒的基因的演變過程中可以看出,最後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也就是今天美國西海岸病人身體中的病毒基因,含這些插入的部分越來越少。

記者:這或許是希望?

呂克·蒙塔尼耶:或許是,或許我們什麼都不用做,疫情就會出現專機。但是,已經死去瞭這麼多人。我有一些建議可以加速事態的改善,比如說,我們可以使用幹擾波等等,但是,這就需要資金與投入。

記者:您所介紹的非常清楚又十分恐怖,您是一位聞名全球的學者,又是諾貝爾獎得主,但是,盡管如此,或許您還是有可能被批評是陰謀論者?

呂克·蒙塔尼耶:那些掩蓋真相的人才是陰謀論者,我有許多中國朋友,疫情爆發之前幾周我就在中國,因為真相總會大白於天下的,尤其是病毒基因中不僅有艾滋病毒的序列,還有別的病毒的序列。我並不是要追究某些人的責任,但是確實有人在作各種各樣的基因實驗。尤其不應該禁止發表有關研究病毒來源的文章。這是十分荒謬的。而且這還給人造成一種錯覺,好像今天的科學並不在於真相,而是在於某些人的個人意志,這對科學研究來說是災難性的打擊,因為沒有人會繼續相信科學瞭。他們已經開始承任實驗室存在問題,但是必須進一步努力。必須指出的是,中國實驗室受到來自美國的重大的資金,甚至可能是技術援助,所以病毒的來源並不僅僅是中國。我的目的並不是做一個警方的調查,並不是要譴責某些人,誰都可能犯錯,伊朗政府之前就錯誤地擊落瞭一架飛機,造成一百多人死亡。

不過,呂克·蒙塔尼耶的上述說法受到他的同行的駁斥,巴黎巴士德學院的 Simon Wain Hobson 教授,當初與呂克·蒙塔尼耶教授一同參與瞭艾滋病毒的基因的編譯工作。

他認為蒙塔尼耶教授的說法毫無根據。他在訪談中對武漢 P4 實驗室石正麗團隊進行的一些有關基因增加功能性(GOF)的研究提出瞭批評。

以下為 2011 年饒毅對於上海交通大學引進蒙塔尼耶的評審意見。最後,沒有對蒙塔尼耶的“引進”提供任何支持(從名義到資金)。

法國諾獎得主稱新冠病毒為人造,饒毅稱其“有很強的欺騙性”,長期從事偽科學,已經喪失基本標準 法國諾獎得主稱新冠病毒為人造,饒毅稱其“有很強的欺騙性”,長期從事偽科學,已經喪失基本標準

來源:饒毅科學公眾號、深度調查公眾號、iNews 公眾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