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w刊文涉嫌種族、性別歧視

Angewandte Chemie刊發涉嫌種族、性別歧視的文章後撤稿

創刊於1888年的Angewandte Chemie是化學領域的權威期刊,是德國化學學會的官方期刊,出版范圍涵蓋瞭化學研究的各個領域。但在6月4日,Angewandte Chemie在線刊發題為”Organic systhesis – Where now” is thirty years old. A reflection on the current state of affairs的觀點文章,作者為加拿大佈魯克大學的Tomas Hudlicky。文中有大量涉嫌詆毀中國化學傢群體以及種族歧視、性別歧視等不當的言論和表述,同時還通過貶低有機合成突出生物化學領域的優越性。由於這一次不當的刊發,Angewandte Chemie觸怒眾人,於是很快對該文進行瞭撤稿處理。有學者表示,這篇文章是對有機化學學科和中國學者的極大侮辱,並對該文是否經過同行評議表示懷疑。Angewandte Chemie作為國際知名期刊,這次刊發這樣一篇充滿偏見的觀點文章,著實也需要進行反思。目前,中國化學會也對此發聲,堅決反對作者觀點。

Angew刊文涉嫌種族、性別歧視

自身充斥的傲慢與偏見

Angew刊文涉嫌種族、性別歧視

在序言的第一句話中,Tomas Hudlicky用到的“uninformed(無知)”一詞,似乎少見於科學性期刊,充斥著傲慢。

Angew刊文涉嫌種族、性別歧視

作者說到自己的建議被大多數學者忽略瞭,難道沒有他的建議還不夠好,不夠有建設性的原因?

Angew刊文涉嫌種族、性別歧視

作者對學術不端進行瞭批判,可是都2020年瞭,作者居然大言不慚地說自己在2010寫的批評文章是最好的總結,傲慢而無知。

對少數族裔和女性的歧視

Angew刊文涉嫌種族、性別歧視

他指出,對女性和少數族裔團體或個人的偏愛會造成對另一群體的不利,也就是作者自己所在群體。他忽略瞭這一事實,當種族主義還不能夠完全消除的時候,女性和少數族裔在任何過程中都會遭遇不平等。本來這種優待(並非壓倒性優待)就是為瞭消除這種不公,而作者卻隻認為這給剩下沒有得到優待的群體帶來瞭不利。並且在他眼中,隻有未受到優待的群體中才存在最優秀的候選人,完全忽略瞭過去女性和少數族裔沒有被提供平等的機會的這一事實。如學者評價的一樣,作者這是antidiversity(抗多樣性),典型的隻會從自己的角度思考問題的利己主義。

Angew刊文涉嫌種族、性別歧視

在註釋中,這種性別歧視的態度更為明顯,認為增加女性對科學的參與就減少瞭男性(或任何其他群體)的貢獻,顯然將男性和女性放在瞭對立面,並且認為女性隻是參與,隻有男性才是貢獻。

毫無根據地對中國科研學者的批判

接下來,全文最嚴厲的批評給瞭中國學者,眼紅中國成為21世紀文章發表的中堅力量,誣陷我們經常出現欺詐和不正當出版行為便不足為奇??!!!

Angew刊文涉嫌種族、性別歧視

19世紀,中國有內憂外患,沒有發展科學的意識和能力。20世紀中國剛從戰爭中緩過氣來,沒有資源發展科學。即便如此,我們還是造出瞭兩彈一星,證明瞭中國人在科研方面的驚人潛力。21世紀是中國高速發展的時代,科研方面的巨大進步合情合理,作者這麼酸,說到底還是種族歧視在作祟。我們不否認,在中國存在學術不端現象,但這是學術界一個共同的問題。作者淺顯地把中國學術不端行為歸咎於出版壓力,可笑而愚蠢。國外導師的學術壓力也不小,為科研基金發愁,但學術不端說到底還是個人品行問題。在註釋裡,還不忘用自己的經驗踩中國學者一腳。

Angew刊文涉嫌種族、性別歧視

作者先提出因為很少有人會重復他人工作進而揭露學術不端現象,然後立馬以中國學者為例,進行瞭批判,尤其是結合前面那些對中國科學傢的評論,這種種族歧視的目的一覽無遺。

Angew刊文涉嫌種族、性別歧視

作者的antidiversity(抗多樣性)

在實現技術轉移部分,作者提到,轉移的條件之一是“徒弟無條件服從師傅”!?一味的服從,伽利略還能挑戰權威,做比薩斜塔實驗嗎?哥白尼還能頂住壓力,顛覆“地心說”嗎?學生最可貴的能力應該是思考。作者這種觀點不是培養學生,隻想把學生作為自己的金融資產而已。

Angew刊文涉嫌種族、性別歧視

作者的小標題是研究選擇的多樣性,但這一段,都是對生物合成領域的誇贊,還通過踩有機合成來彰顯生物合成的優越性,違背多樣性的初衷。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可悲的是,種族歧視問題根深蒂固。科學向來包容各個種族,但搞科研的人難免也會有自己的政治立場。可惜並不是每個科研人員都有這樣的覺悟,不將個人政治觀點帶入科研領域。

2020年5月,ACS Nano上發表瞭一篇題為“Flexible Nanoporous Template for the Design and Development of Reusable Anti-COVID-19 Hydrophobic Face Masks”的文章,作者是沙特阿拉伯的Muhammad Mustafa Hussain,他在說明許多國傢限制最大口罩出口量時,隻舉瞭一個例子,那就是臺灣。小編實在不認為作者不是故意的,畢竟,可舉例的國傢太多瞭,尤其是美國,而臺灣與那些大國相比,隻是一個不起眼的地區,何以有如此殊榮呢。

Angew刊文涉嫌種族、性別歧視

雖然徹底摒棄種族歧視和性別歧視的道路還很長,但是至少我們應該做到減少這種煽動歧視的言論的流傳,不論以什麼形式,在什麼平臺。還是希望科研的天堂是幹凈的,污言濁語還是留給他們自己享用吧。

相关新闻